通化新聞網:通化地區唯一新聞門戶網站 主辦:通化日報社
當前位置: 首頁  > 綜合新聞 > 文化

老井

2020/12/14 10:25:51 人評論 來源:央視新聞

  水是人類日常生活所必需的,人們每天都離不開它。以前人們的生活用水主要來自井水,井水來自地下,清澈,涼爽。
  水井古已有之。中國目前發現最早的水井在浙江余姚河姆渡遺址,距今已有7000多年的歷史了。而轆轤的發明則稍晚一些,據《物源》記載:“史佚始作轆轤”,史佚是周代初期的史官。早在1100多年前,中國就發明了轆轤,到春秋時期,轆轤就已經流行了。
  在過去廣大的東北地區,人們的生活用水基本上都來自大井水,后來又出現了手壓井,用塑料管和鐵管構成,活塞兒連接壓力把,上下按壓力把,即可出水。由于旱田澆水及生活用水的增加,地下水位嚴重下降,人們就開始打深水井,城里及有的鄉村用上了自來水,有的人家打了深水井,用水泵抽水。老井失去了它應有的價值,退出了人們生活的舞臺。
  在六十年代末,我家住在榆樹縣黑林公社蘆古村大嶺屯兒,在我們老家的前屯,有一口老井,井水甘甜,天旱水也不干,旁邊有一棵神奇的大榆樹,樹干在井上邊盤旋了兩圈,枝繁葉茂,就像一條將要騰空而起的巨龍,這是自然形成的。很遺憾,后來大榆樹遭雷殛,主干被鋸掉了,但在我少年的心里卻留下了記憶的底片。
  那時,我家住在大嶺屯兒后街的東頭,我們前街的東頭有一口老井,據說是我祖太爺找人挖的,已有100多年的歷史了。老井的前面是一條街路,東邊有一條小路通向后街,老井的西面有一棵大柳樹,樹干比水桶還要粗。夏天時,大柳樹枝繁葉茂,微風吹拂,柳枝婀娜,就像一把巨大的綠傘,男人們喜歡在樹蔭下乘涼、聊天兒,女人們喜歡在樹下邊嘮家常邊做針線活兒。
  老井的北面是一片菜園,蔬菜翠綠,豆角爬滿了木頭杖子,開滿了粉白相間的豆角花。天熱時,蟈蟈伏在葉子上,扇動翅膀,聲嘶力竭地叫著。
  老井西邊一米多遠處有一塊石碑狀的長條石,下面埋在土里,上面鑿了個方孔,靠近井口處,還豎著一根粗壯的榆木立柱,上面也鑿了個洞,石柱和榆木的孔洞口里橫亙著一根圓圓的直徑約有二、三十厘米的橫梁,在井口的梁上安了一個用木頭做成的轆轤,轆轤的一側安放著一根用彎榆木做成的搖把,搖把已被磨得溜光錚亮。小時候母親出的謎語:“奇怪奇怪真奇怪,腸子長在肚皮外,”說的就是轆轤。
  轆轤的一端系根粗麻繩,另一端連著柳罐,(用柳條編的,圓底兒,帶橫梁,水桶狀的打水工具)把柳罐放到水里,盛滿水,搖轉轆轤,便將水提了出來。
  據老人們講,大井都是人工挖的,選好地址,架上轆轤,開始挖土,把土一筐筐地從地下提上來,然后還要邊挖土邊從上往下安井淖。井淖就是用多塊帶榫頭和卯眼的木板互相嚙合構成一個方框,來支撐四壁,防止四周的土塌陷,做井淖的木板以柳木為最好。大井內徑一般一米左右,挖井時,還要用拴長繩的鐵鉤勾住井淖固定,安幾層之后再下移,防止井淖下墜。
  我們屯有三口大井,屯子東、西、中間各有一口井,但頂屬東頭兒這口井水好,井水旺,大旱時水也不干。井水甜,我感覺比礦泉水都好喝。每當春天下大醬時,屯子西頭的人都不辭辛苦,挑著水桶,排隊上這口井來打水。
  農忙時節,天剛露出魚肚白,四鄰八舍的男人或女人就挑著水桶從家里來到井旁打水,儲備一天的用水。扁擔的咯吱聲,鐵桶撞擊井臺的咣當聲,搖動轆轤的吱呀聲,伴隨著雞的咯嗒聲,鴨的嘎嘎聲,豬的哼唧聲,匯成了一支鄉村交響曲。
  這時或者是說話、抬杠、嬉笑,或者是張家長、李家短乃至村里的新聞都會在井邊傳開來,這一方小小的井臺便成了新聞傳播的窗口。農閑時,晚飯后,井臺便成了女人們的天地,洗洗涮涮,搓衣聲,說笑聲,不絕于耳。
  炎熱的夏季,陽光直射大地,田野里熱得像蒸籠一樣,社員們從地里歸來,他們光著膀子,披著衣服,黑紅的臉膛兒,渾身是汗,在井臺旁打上一桶水,趴在柳罐邊兒就喝,那個解渴,那個舒服,真是無法形容。那時農村沒有冰箱,從瓜地摘個西瓜,回到家,打來井水泡一會兒再吃,那真是爽啊!
  數九隆冬,滴水成冰。那時的冬天特別冷,打水時淌下去的水結成了冰,使井口變得越來越細,有時甚至連柳罐都放不下去,這時就需要用鐵镩把冰镩掉。井旁也積了厚厚的冰,像饅頭一樣,非常光滑,水桶放上去,不小心就容易掉到井里,這時候打水就要格外小心。有時候,生產隊長派社員給刨刨井沿的冰,镩镩井里的冰。也有好心人隔三差五就到老井把冰刨了,把冰镩了。小孩子們看見有人镩冰,非常高興,回家就讓人去老井挑水。把水挑回家,倒在水缸里,晶瑩的冰塊浮在水面,孩子們就用葫蘆瓢把冰撈出來當冰棍,吃得津津有味兒。
  我那時年齡小,挑不動水,爸爸有時工作忙,不在家,我就和姐姐去抬水,我和姐姐合力搖著轆轤,費力地把水倒進桶里,然后用一根木棍把水桶抬回家。
  夏天時,我和小伙伴們從大泡子洗澡回來,有時就摳一塊黃泥,在井旁的大柳樹下摔泥炮玩。有時,拿來秫秸,扒了皮在柳樹下扎蟈蟈籠,有三角形的,有長方形的。
  大人們經常告訴我們要離井口遠點,怕掉進去。我們屯子曾有一個姓徐的孩子,叫二孩兒,小男孩兒很淘氣。有一次,他騎在轆轤把上晃著玩兒,可是一不小心就掉到了井里。旁邊的孩子趕緊跑去告訴了他的家人,他二叔抓住井繩,下到井里把二孩救了上來。
  老井經歷了歲月的滄桑,人生的酸甜苦辣。我曾多次夢回故鄉,尋找童年的蹤跡。常常夢起那口微瀾的老井,時常夢起和小伙伴們在樹下摔泥炮、扎蟈蟈籠。
  井臺、井架、大柳樹,就像一幅畫,又像一尊雕塑,永久刻在我的心里!□朱乃波

責任編輯:孫楓 劉宗岷

共有條評論 網友評論

驗證碼: 看不清楚?
    (*^▽^*)MG开心假期_最新版 吉林麻将技巧口诀 北京快三开奖时间调整 重庆快乐10分开奖结果一定牛 体育彩票开奖时间 云南麻将单机版下载 捕鱼来了外挂 国民彩票秒速时时彩 25选5历史开奖百度文库 福彩22选5最新开奖 通化大嘴棋牌手机版本 手游棋牌送分兑换现金 东北麻将免费版下载安装 捕鱼大富翁3d 体彩排列3投注计划 湖北十一选五最大遗漏号 单双中特期期公开